当前位置:主页 >> 电子

春运二

2019-10-21 17:59:38|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我叫孙晓涛,今年7岁,在XX市第二实验小学上一年级,我不喜欢读书,更不喜欢听老师讲课,但是我很喜欢来学校,因为我偷偷的暗恋我座位后面的金静静好久了,唔,差不多一个多学期了。

只不过今天即使金静静肯大方的借我半块橡皮,我也高兴不起来,更何况她并没有借给我那半块橡皮,而是在我开口借橡皮之前她就转过头去跟她身后的小白脸说话了,小白脸什么的最讨厌。

更讨厌的是今天期末考试的成绩下来了,还要找家长签字,我发誓,我妈绝对会给我一顿“竹笋炒肉”,因为考试我考了全班倒数第二名。

以前每次过年回老家,我妈就会带着我在她那一堆的亲戚面前夸我聪明,小天才,非逼着我在亲戚面前背诵每晚必须背2个多小时的百家姓,三字经什么的,这种感觉非常的讨厌,这是我上学第一次考试,就烤糊了,唉╮(╯▽╰)╭……

果然,寒假里我妈每天除了细心的打理她那件从她同事那里淘来的二手貂皮大衣外,就是嘴巴不停的在埋怨我考试没有考好,什么你老爸死的早,全是我一把屎一把尿的拉扯你长大,你就考倒数第二名来回报我,什么供你吃供你喝,你就考这么几个分数让我在老家人前丢脸,诸如此类的我都听麻木了,反正我所谓,关上门来玩一会儿游戏就能全都忘光了。

今天回老家,我妈一边提着行李,一边不停叨叨:“回老家如果有问起你成绩的,你就说考了全班第一名,听到了没有?”

“听到了……”我十分不开心的回答,再怎么说自己考了第一名,金静静也早就知道我考了倒数第二,没看到离校的最后一天,我想找她说话她都不搭理我吗?一个劲的跟我们班第一名那个小白脸说话,真可气。

火车上实在是太挤了,到处都是吵吵闹闹的,看到我妈正在眼齐眉正的端坐着,我无语的耸了耸肩,从我妈的包里拿出手机自顾自的玩了起来。

玩的正嗨的时候突然听到我妈大喊了起来:“臭老头,死开,身上臭烘烘的,离我远点。”一边埋怨一边拍打着她那件十分娇贵的貂皮大衣。

我分出神来抬眼看了一下,一个又臭又脏的臭老头靠在我妈的位置旁边,正在用力的往后挪动着,奈何实在是太挤了,我暗想又一个倒霉的,我妈是十分珍惜她那件二手的貂皮大衣,我摸一下她都怕我把上面的毛给薅下来,就这老头又脏又臭的样子,我妈还不得膈应死了。

我妈在一旁的大嗓门依旧像是魔音穿耳:“臭老头别碰着我,你知道我这衣服多贵吗?碰脏了一辈子你都买不起。”

切,你自己都省吃俭用还都买了一件二手的破烂货,这臭老头这样子肯定是买不起,那还用说吗?

这老头跟个乞丐一样谁知道身上有没有什么病菌,按我说这种脏臭衣衫偻烂的乞丐就应该禁止跟我们坐在一起,最好是禁止坐交通工具。

没劲,我把精神力又全都拉回了游戏上。

晚上吃完了泡面,我妈就给我把手机没收了,我当然不干了,又哭又闹反正我是小孩子,我不怕丢脸:“妈妈,妈妈我一会儿就能通关了,你把手机再给我玩一会儿就行了。”

我妈装睡觉闭上眼睛,完全不理会我,气死我了,比金静静不肯跟我说话都生气,我打算直到下车前都不跟我妈说话了。

好无聊啊,睡不着,我望着窗外黑黑的景色,转过头环视车厢里的人基本上都闭上眼睛睡着了,对面叔叔搂着阿姨也睡着了,公众场合搂搂抱抱的真不知羞。

我突然发现地上坐着的那个臭老头的行李拉链开了,露出里面一个红红黄黄的罐子来,好像是我们班考第一名的小白脸经常带来给金静静吃的那种高乐高,据说不便宜,我缠着我妈好几次让她给我买,我妈都说吃那东西干嘛,乱花钱。

我还从来都没有尝过高乐高的味道,趁着周围的人都睡着了,我偷偷从老头的袋子里将罐子拿了出来,藏在衣服底下,但是我不敢打开,万一别人醒了看到怎么办?

对了,有了!我偷偷的带着藏在衣服底下的高乐高去了火车的厕所里。

反锁上厕所门,我紧张的心咚咚的直跳,慌慌张张的刚将罐子拧开,就听到我妈声音从厕所门外面传了进来:“孙晓涛,你佝佝着身子跑厕所里干嘛,是不是把手机藏在衣服底下了。”

性感美女图片

美女图片大全

友情链接:
{/cms:link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