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皮革

十七救命

2019-10-21 20:09:04|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大姨将镰刀紧握,看着拔足狂奔的大姨夫,他的一只脚软的似乎已经崴断了,我好像从后面还看见伤口中一段黄白色的脚筋露在外面,但又不太像。

大姨夫手里的尖刺猛击,口中吼着,“想害我,你也别想好过!”

噗的一声,恶鬼操控着大姨身体一闪,那尖尖的、粗粗的木刺有又扎进了大姨带伤的肩头,那恶鬼根本就不吝惜大姨的身体!

这一次,大姨夫也是用力的要紧,都快把大姨的肩头给刺烂了,从大姨腋下稍微上面一点刺进去,直接顶着肩头那块碎骨从上面的血口冒出来一点,深红色的下面是夜幕里夺目的惨白。

大姨夫也没想到居然刺中的这么轻巧,口中激动的叫道,“好!”

我看见身边的姥姥抹着眼泪,跺着脚说,“真是作孽啊,我上辈子是干了什么缺德事了!”

我想安慰姥姥,可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只好继续去看大姨和大姨夫,只见大姨夫想要拔下那木刺,也好再去戳大姨的心口,可被大姨那只伤手一抬,给从木把的三分之一处紧紧的抓住了!

大姨的伤势很严重,所以她这只手并不能做出其他的举动,连这一抬都十分勉强了!

可是!天知道为什么大姨这只手还能动,还那么有力。

大姨夫转眼一看,大姨手中的镰刀已经挥下来了,这是要把大姨夫此刻唯一能够依仗的木把一劈两段啊!

大姨夫怎么肯依,也是使出浑身力气,啊啊啊的狂呼着极力想要拔出大姨手中的家伙,大姨夫的这股力气,算的上是拼死之力,十分了得,生生将那木把又拽出一大截!连大姨的那只残手也给拖着向前移动了几分。

正在这个时候,大姨手起刀落,咔嚓一声还是斩下来了,不仅仅将那木头砍下大半,连同着自己脆弱的手掌,也一并给砍断了,吧嗒一声,大姨的小手紧握着一截木棍跌落在地上,手指还抽搐了几下,依旧没有肯放开木棍。

大姨小臂的断口处,当时血流如注,溅了大姨夫满脸,伤口中还能看见一块白骨头,骇人的厉害……

我感觉好害怕,甚至看见那大团大团冒出来粘稠的血液都快要晕过去了,大姨夫离的大姨那么近,心中对这渗人的场面恐惧感要比我多十倍还不止,刚才的勇猛瞬间化为乌有,毕竟大姨夫只是个种地的!

大姨夫想要把口腔里的唾液吞下去,也好平复一下恐惧,舌头上发出干燥、艰涩的声音,大姨夫早就虚弱的连唾液都分泌不出来了,喉咙像是打了一个结,被内心深处的狂呼堵死了!就在这个时候,大姨布满月色寒光的镰刀迅速斩下。

“啊!”大姨夫惨嚎一声,还好大姨夫退的快,可那也让这锋利的刃从左胸脯砍到了右半个身子的肋骨下,砍出了长长的血色沟壑,伤口上两边红肉外翻,就这样大姨夫仰面摔在地上,疼的呲牙咧嘴。

我又眼神一紧,看见大姨根本不可饶恕大姨夫,对着躺地上挣扎的大姨夫脑袋!就是一刀下去了。

美女

友情链接:
{/cms:link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