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数码

冥府断案

2019-10-21 18:10:38|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早就听人说包公“日审阳事,也断阴案”的故事,一千多年来,但大多数人只当它是个故事来听,最著名的案子也莫过于《夜深乌盆》之事,看过《包青天电视剧》或是古代武侠小说《三侠五义》与《七侠五义》里面都有这段。看过之后大家也把它当做一个故事来听,或作为茶余饭后的笑话来听,但经历那次的事情之后,我再也不敢那它当故事来听了!事情还是从三年前说起,那年奶奶身体不好,送进医院治疗没有几天便离我们而去了。我伤心的哭上了三天三夜,还是不愿承认奶奶离世的事实。但是终究还是过于劳累将我压垮了,妈妈焦急的将我送回家休养。

那晚我刚刚睡下没有多久,在睡梦中感到好像胸口被什么东西压住喘不过气来,越是挣扎越是难受,等到我完全喘不过起来的时候,一个仙女一样的古代女子凌空虚渡而下,露出皓如白雪的肌肤,漆黑的长发散在湖面,一双像天上星星那么亮的眼睛凝望过来。拉着我边跑,我还不愿意跟她走,她轻盈蛮细的说道:快跟我走,要是她追上了你就没命了!我满脑子疑惑的问道:你是谁?她有是谁?那女子笑盈盈的说道:我是秦淮河八艳之一,我叫董小宛!我听完大吃一惊说道:什么?你是董小宛!顺治年间的董小宛!她点点头,有说道:快!快跟我走!她马上追上来了!我急忙问道:她?她是谁呀?她为什么要杀我?董小宛说道:公子可知董鄂妃呀!我更加蒙了头,说道:你是说顺治皇帝最宠爱的妃子董鄂妃!董小宛点点头示意,我有问道:我一个五百年后的人与她有什么冤仇,为什么她要追杀我呀!那董小宛这才讲了事情的经过。

当年清朝入关以后,对汉人要求是“留发不留头,留头不留发”的反抗大屠杀引起汉人的不满,正值顺治皇帝宠爱董鄂妃过分,流传到民间来。本是有情人终成眷属传为佳话,可是后来董鄂妃与顺治帝染上天花相继离世,后来汉人为了打击报复满清皇室,便把我的故事与董鄂妃融合在一起,来丑化与贬低满清皇室在汉人中威信。谁知这事被董鄂妃得知,还想阎王申诉冤屈,理由是还她清白之身并惩罚与我。那阎王说道:此乃是人世以讹传讹,非冥界之事!你子不可理会便是!那董鄂妃在阎王面前没有淘到好!便来寻我报仇,那知那时的我在冥界也是享有名气,时常被玉帝招上天界为他表演歌舞,与仙界嫦娥仙子、百花仙子还有歌神刘三姐皆有些交情,便以姐妹相称。因此阎王也得里让我三分,更何况只是个此事只是个谣言,阎王爷也劝她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因而算了!那董鄂妃不敢博了阎王皮面,表面上算了此事,但心中对我的怨恨酌减增加,靠满清皇室成员广大,时常派些人手来骚扰我,甚至有一次派大内侍卫暗杀与我,我得到消息靠跑了。也正因为如此,嫦娥仙子与百花仙子、歌神刘三姐来地府看我之时,我便将此时告知了她们。她们三人用仙力布下阵法护我周全。因此更惹得她怨恨加深。当年她与顺治帝有一夭折的孩子,后封为和硕荣亲王,叫爱新觉罗?靖崇。此孩到了阴曹地府,长得是面如傅粉三分白,唇若涂朱一表才。鬓挽青云欺靛染,眉分新月似刀裁。深得阎王爷喜欢,因此众人待他如太子爷一般宠爱。后来玉皇大帝闻之,请上界仙人将他接走,见了面之后,与王母娘娘乐得是更合不上嘴来。自古皇帝都号称天子,其实便寓意这上天儿子的意思,虽然玉帝没有反对下界皇帝这样称呼,但是也没有反对这样的称呼,因此历代皇帝也就更加坚信是玉帝的儿子,其实但阳寿已尽之时,玉帝也没有将他们接到天界当儿子一样看待,基本是以凡人的身价将他们打入六道轮回投胎转世。而那次却是不一样,他将小皇子接走,放在天上相伴左右,却是也当自己的孩子疼爱,因此对于小皇子来说也是莫大荣耀。正因为如此,董鄂妃蛊惑他儿子在玉帝面前进谗言,要想法治我的罪。可是那玉皇大帝乃是何等身份。岂不知董鄂妃的心思。但却是对小皇子宠爱有佳,不好惹恼小皇子不喜,就哄着他说道:既然你也认为此事不妥,朕也不好博了皇儿皮面,朕就给你一道旨意,董鄂妃与董小宛之事交与地府判案,朕谕设地狱断平王一职,以后专断阴阳纠缠不清的奇难杂安,还三界太平安宁之秩序。这件案子就交与他来判断吧!至于将来是个什么样的结局?皇儿也不要怨父皇处置不公!那小皇子心中暗喜,急忙三拜九叩谢了玉帝,下冥界地府来见董鄂妃。

董鄂妃听完儿子细细讲完事情的经过,皱起眉头说道:我儿,此时不妥呀!那玉帝是在敷衍你呀!他不亲审此案,便是将所有过失推脱给别人,都说天不藏奸便是此理,上天永远是不会有过错的,便是有过错他也要想办法将过错人给别人,因此这件案子到了谁手里,额娘也是输呀!那小皇子听完董鄂妃的话语,有说道:额娘,要是如此你定会不开心,你告诉儿子该怎么做?那董鄂妃说道:如今之计,只好如此了!这断平王一职定不会在引魂中诞生,也不会是上界仙人下来任职,可能是阳世间一个凡人来述职。你偷偷去判官那偷查生死簿,上面定有此人姓名,且与其他人不一样,等你查到此人之时,我们在派杀手将他杀死,等他坏了肉身,泄了阳气化作阴魂鬼物此时也就作罢了!到时我们在从长记忆!那小皇子听完点点头,出了董鄂妃府邸往判官府而去。

那日董小宛正在府中演练一首刚做的曲子,突然有侍婢来报:小姐,门外判官求见!不知小姐见不,小婢不敢做主,特来请教小姐!那董小宛芳容紧锁,说道:他来作甚?我与他殊无往来,怎会来拜访我呢?也罢。你带他过来吧!那侍婢轻盈漫步退出花园。不多时带来一位,一位相貌奇异,头戴纱帽,身穿蓝袍、角带、足踏朝靴的豪杰壮士跟随而来,这便是判官崔钰,见了董小宛,鞠了一躬说道:见过小姐!那董小?宛回礼说道:不知您大驾光临有何指教!那崔判官说道:指教不敢当,却是有事相告小姐!董小宛说道:不知大人找小女有何贵干?那崔判官望了望周边的几个侍婢说道:此事关系重大,还是请小姐屏退左右下官才干明说!那董小宛招手,几个侍婢带着乐器退出花园,崔判官这才恭恭敬敬的说道:此事一来关于天机,二来关乎小姐性命,若有不慎不仅是小姐性命攸关,便是下官也要随小姐去了!所以下官才如此做法!有不当之处,还望小姐海涵!那董小宛说道:不只是何事,让大人为小女如此费心!那崔判官说道:是关于董鄂妃的事情!小姐,莫要着急,且听我细细道来!那崔判官将小皇子找他查寻生死簿要述职断平王的人选的事情一一告诉董小宛。董小宛听完脸色大变,说道:什么?董鄂妃要暗害断平王,若是因我害了断平王性命,叫我此生心里难安呀!多谢大人相告,我想前往人间走上一遭,保护断平王安全抵达地府述职,还望大人相助!那崔判官说道:小姐放心,我自有妙计送小姐抵达人间,但小姐一定记住,若是实在遇到危险之时,我这里有一张传唤符,可招来驱魔大神称翊圣雷霆驱魔辟邪镇宅赐福帝君钟馗天师分魂一次,自然度过危机!记住不到万不得已,且不可浪费掉了!那董小宛行礼道:小女子多谢大人救民之恩,若他日平安归来之时,定会涌泉相报!崔判官忙扶起董小宛说道:小姐客气,下官也是平本心做事,你也不必介怀,时间所剩不多了,小姐还是快快启程吧!我在这里为小姐打开传送阵!说完,那判官拿出阴阳令出开始念咒,虚空瞬间破碎,一个圆形的黑洞打开,正是通往人间的通道已经打开,董小宛转身向崔判官告辞,跳进洞内往人间而去………

等董小宛说完这一切,我对她说道:原来是这样,有本事便让他来吧!看我南宫燕是不是泥捏的!说完。我大声吆喝:天地无极,开我天眼!浩然正气,助我诛邪!只见眉头之间并出一目,金光打开而飞出一柄宝剑,那剑气紫金环绕,放佛照亮整个天际,只见远方荒坟累累,鬼火磷磷。本来鬼之为物,也能叫喊,喊声尖厉,寻常人都称之为鬼叫。为头乃是一个吊死鬼,舌头伸得老长,指挥众鬼向我扑来,董小宛已经凌空虚度和那个吊死鬼打了起来,我则挥动着宝剑和众鬼打起来,剑道之处厉鬼化为乌血,但是人数众多,我也有招架不住之时,众鬼见我宝剑厉害,也不干硬拼了,一部分与我打斗另一部分开始商议对策,一个冒失鬼说道:我见这厮有茅山灵符护身,且有宝剑斩鬼,如此打斗我们会吃亏,还是将他的符咒偷走为妙!众鬼赞同,另一只鬼怪说道:我见他把符塞在发髻以内,真是一刻都不能离开。一离此符,眼睛便如多了重账幕,瞧不见鬼物所在。而种种法力,也自然失却效能。另外兄弟们与他拼命,他也十分大意,一点都不加防备。这时众鬼既要和他为难,第一步入手的方法,自然非偷他的符不可。但因此符本质也是非常厉害,鬼魂一近符,就会失魂丧知,宛如一股青烟,凝结不起来,魂魄就此消亡。因此,话虽然这么说,比及问到谁去窃符的话,众鬼便面面相觑,大家发起怔来,许久许久,也没有一个敢出口答应担此险事。

刚在为难之际,忽然来了一个丧心病狂,失魂落魄而死的冒失鬼。本来丧心失魂,哪里还能成鬼?只因冤仇未报,就凭一点冤气,结成一种鬼质。一到会场,向大批旧鬼参拜为礼。众鬼正在愁眉苦脸,无可奈何的当儿,这等新鬼拜访旧鬼的事情,又是时时都有,不足为怪的。谁有那片心思去理会他?不道伶俐鬼一见此鬼,大为喜悦,疾忙过去和他打招呼。一面示意刻薄鬼、聪明鬼等,一班资格较老、知识较多的鬼魂,一齐来和他施礼。这冤鬼不承想许多老前辈如此伏礼相待,却也知道感激,问起众鬼在此开会,为了甚事?刻薄鬼等便长叹一声,把上项事情告诉了他,只是不把符的厉害说出,另外加了几句话。大概说,我有了此符是专一惩治新来之鬼,如此这般的说得十分厉害、怕人。

这冤鬼果然害怕起来,请教他们可有什么抵制之法。伶俐鬼便说:“我们同为鬼魂,不分新旧,一视同仁。今天正因为许多新来的弟兄们,为恐符厉害,大家吃不起苦,特地求我们一班老鬼请教办法。我们为了帮扶新鬼起见,第一步的办法,就要找个丧心失魄之鬼,前去偷他这符;第二步,便由我等亲能进他身一起将他擒住,用牛粪泥块,塞住他的五官七窍,活活将他闷死;这边完成了小皇子的计划,计策虽然已经议定,就因一时找不到那种丧心失魄的冒失鬼,所以大家还在讨论之中咧。”

这冤鬼听了,他本是病狂之辈,望前做事,最是冒失,又且喜欢多事。一闻此言,马上自告奋勇,说道:“鄙鬼初到此间,未立寸功,既然诸位老前辈找不到丧心失魄之鬼,而鄙鬼恰正属于这一类儿,诸位不知可用得着我哩。”众鬼见他如此仗义,顿时把轻鄙新鬼之心,改为满面春风。一个个鬼张鬼智,鬼皮鬼脸,争着鬼讨好,纷纷鬼殷勤,和他说鬼话,献鬼计,弄得鬼计多端,鬼话连篇。大夥儿捣了一场大鬼把戏儿。

最后还是刻薄鬼发号施令,派那新来的冤鬼即去偷符。另派四个伶俐鬼、八个蛮横鬼,各持粪便之类,等他一经得手,立刻可以作第二步的功夫。此外又是两个精细鬼作为接应,阴风惨惨,鬼气森森,众鬼杀奔费家而来。这批老鬼素来熟悉门户,将这冤鬼一直靠近我的身体。此时刚我与另一帮鬼魂正在交战,无暇顾及着冒失鬼来袭。冒失鬼此时,却正该他出点冒失念头。他也不分青红皂白,走上前去,往我头发中一探,就探着了一张小小的纸头,慌忙拉了出来,果然丧心者无心可丧,失魂者无魂可失。他携了这符,逍逍遥遥地回去献功去了。

这边众鬼见我失符,一齐放大了胆子,各自动起手来,将我团团抱住,我挣扎无力,被众鬼围攻,身上有窍之处,一概塞得满满实实,不透一些空气。这等刑法,若是出于生人之手,受刑者还要挣扎一下。出自鬼魂之手,老实说,竟不消片刻工夫,也不烦他动弹抵抗,眼看我就要闭气而死,那远在上空与吊死鬼首领大战的董小宛也着急迎了过来,但被吊死鬼拦住,董小宛大急却无良策,只见她将手伸进怀中,一代金光闪烁将吊死鬼真开,那金光化成人形,生得豹头环眼,铁面虬鬓,相貌奇异;平素正气浩然,刚直不阿,待人正直,肝胆相照。大喝一声:小鬼大胆,怎可随意杀人!说完,举起斩妖剑而来,众鬼见是伏魔帝君天师钟馗,吓得四散而逃。吊死鬼见大势已去,急忙破碎虚空逃走了。董小宛横空而下说道:公子,你没事吧!我摇摇头说道:没事,费小姐担心了!那董小宛说道:要不是关乎我的事情又怎么会连累公子呢!公子若是有个三长两短,只怕我做鬼也不能安宁!我笑着说道:放心吧!毕竟我还是茅山道术传人,只要不碰见群鬼围攻,一般的小鬼是很难进我的身,小姐还请放心就是了!那董小宛这才放心的在前方引导,我们继续往阴曹地府赶路。

董小宛持有崔判官令牌,沿着阴阳大阵破碎虚空来到一处传送阵,正是董小宛的花园之内,我和她出来的时候,那崔判官正在焦急的等待着,见我平安无事,崔判官说道:既然断平王已经平安大驾!我之任务已经完成了!还望小姐护他周全,明日天界圣旨降下,断平王荣升为神,自然不怕那些牛鬼蛇神了!董小宛说道:有劳先生了!说完,送崔判官出了府邸。

二日玉帝圣旨到。即差金星奉旨,到阴司森罗殿,命阎君十王即到董小宛府邸来相应,设立断平王殿。容他放告理狱。若断得公明,断明二董之事。当下阎君在御座起身,唤我入后殿,戴平天冠,穿蟒衣,束玉带,装扮出阎罗天子气象。鬼卒打起升堂鼓,报道:"新阎君升殿!"善恶诸司,六曹法吏,判官小鬼,齐齐整整,分立两边。重湘手执玉简,昂然而出,升于法座。诸司吏卒,参拜已毕,禀问要抬出放告牌。

抬头一看,前面又是一个总门,门楼上匾额题着“灵曜之府”四个大字。进了总门,却是一带的殿宇峥嵘,朱门高敞,俨然是个王者所居气象。走近前去,一连十一层宫殿,一字儿摆着。一层宫殿上一面匾额,一面匾额上一行大字。从右数过左去:第一,秦广王之殿;第二,楚江王之殿;第三,宋帝王之殿;第四,五官王之殿;第五,阎罗王之殿;第六,变成王之殿;第七,泰山王之殿;第八,平等王之殿;第九,都市王之殿;第十,转轮王之殿。第十一,断平王殿。我又问道:“这些殿宇,都是些怎么府里?”判官道:“轻些讲来。这正是我们十帝阎君之殿。”又道:“两廊下都是些甚么衙门?”判官道:“左一边是赏善行台,右边是罚恶行台。”

我道:“可看得看儿?”判官道:“我和你同去看看。”判官前走,我跟随后。先到左一边赏善行台。进了行台的总门里面,只见琼楼玉殿,碧瓦参差。牵手一路,又是八所宫殿,每所宫殿门首,都是朱牌金字。第一所宫殿,朱牌上写着:“笃孝之府”四个大字。判官领着我走将进去,左右两边彩幢绛节,羽葆花旌,天花飞舞,瑞气缤纷,异香馥郁,仙乐铿锵,那里说个甚么神仙洞府也?判官到了府堂上,请出几位来相见。出来的都是通天冠、云锦衣、珍珠履,左有仙童,右有玉女。分宾主坐下,叙话献茶,一一如礼。众人各司礼朝完毕,判官曰:二董案件至今五百五十余年,未曾断结,乞我王拘审。"我道:"取卷上来看。"判官捧卷呈上,重湘揭开看时:

一宗损害名誉事。

一宗侵犯侵犯他人名誉、肖像权、姓名权等人身权及其他民事权利

一宗煽动民族分裂、侵害少数民族风俗习惯,破坏民族团结;

一宗辱或者诽谤他人

原告:大清端静皇后董鄂妃。

被告:大清江南秦淮八艳歌女董小宛。

我说道:将两位涉案人员带到!那判官传令,不时小鬼带上两位角色女子,一个头戴金冠,身着明黄鸾凤旗袍的女子,一个身着汉装朴素如天仙的女子,正是董鄂妃与董小宛,二人上殿下拜施礼完毕,站于两侧等待问话。我说道:原告既然是诉讼人,你先发话!那董鄂妃上前说道:小女状纸一明说,还望我王还我清誉!我又说道:既然你状告她这些罪名,还需作证来证明!你将作证呈上!那董鄂妃说道:董小宛蛊惑汉人坏我清誉,乃由当年我满清入关开始说起,当年我随我皇从盛京移居北京,乃是大清为正统天下之主,我又不曾害过汉人一根毛发,他们为何要诬陷我是歌妓身份,便是当年皇父摄政王多尔衮用极端手段领汉人剃头着我大清旗袍,也是摄政王自身之罪过,为何强加我身,乃是其一。汉人也传我姓名乃是董小宛,将我和歌女合二为一便是侵犯我姓名权、肖像权、名誉权。乃是其二。汉人将我贬为歌女身份,便是煽动民族分裂、侵害少数民族风俗习惯,破坏民族团结罪,挑唆我满清与汉族两方名族不和乃是其三,我降身歌女董小宛,便是侮辱或者诽谤他人罪,乃是其三,所有事情因她董小宛而起,因此所有罪过由她承担,可有不妥不当之处!还望我王明断!我示意她退居一旁,又问董小宛说道:董鄂妃状告你如此多罪过,你可又话说!

那董小宛上前说道:我王明断,小女虽未汉人,但也只廉耻之人,我董小宛虽然只是歌妓,但是也只天命所归,董鄂妃状告我之所有罪过我不能认同,其一我董小宛不是攀龙附凤之人,便是我制造这些谣言,成为董鄂妃,那大清皇帝会将我纳入宫中为妃吗?乃是其一,既然一切都是不可能,我又何必虚造这些谣言,我董小宛的名气乃是由我自己一点一滴靠辛劳用功赚回来的,重来不许借助她人名声壮大自己威望,成为众人口中笑柄乃是其二。便是我自己能制造这些谎言,天下已是他满清之天下,皇室名誉其实那样随便可以侮辱,他八旗子弟人数众多,歧视我一小女子在此散播谣言而不顾。乃是其三,至于煽动民族分裂、侵害少数民族风俗习惯,破坏民族团结更谈不上了,我一小女子不管是在兵荒马乱的乱世之秋还是在国富民强的太平盛世,只求又一口饱食足矣!又有何能力破坏煽动民族分裂、侵害少数民族风俗习惯,破坏民族团结的想法。乃是其四。要说我侮辱与诽谤他人之事更是无稽之谈,他满清坐稳天下一统之时,顺治八年我便去世了,这对我来说还有何意义,你董鄂妃享受荣华富贵之事,我已经化为尘土,这侮辱与诽谤他人之事又从何谈起!还请我王明断!

我又问董鄂妃道:你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那董鄂妃瑶瑶头,又问董小宛,她也是摇摇头。我便说道:既然二位无异议!我来宣布案情审判由下:董鄂妃状告董小宛之罪状证件不足,因此本王不会定董小宛什么罪状!但是董鄂妃因董小宛受名誉损失之罪不实你所造成,但是因你而起,你逃不掉天道因果循环,因此我判决如下:

董小宛转世为人之时,董鄂妃转世她女儿。董小宛要用一生来爱护董鄂妃,来报还董鄂妃名誉受损之事!不知二位可有异议!

那董鄂妃刚要说什么,被我用眼瞪回,悄悄传音给她说道:你若还有异议,我便将你刺杀本王之事告诉玉帝,只怕你下世连做人的机会也没有了!那董鄂妃听见我的传言,吓得脸色铁青,只好隐忍不提,董小宛见董鄂妃在无言语,兴高采烈的施礼说道:多谢我王为我断明这五百年不白之冤!断平王英明!万岁万岁万万岁!众人见我断明这五百年的铁头冤案,也都兴高采烈欢呼起来,二日,阎王上报玉帝。玉帝大喜,赐我还阳过完阳世寿元在来地府任职。我拜谢天恩往人间而去………

迷迷糊糊中我被叫醒,原来是一场梦呀!小姨子兴奋的拉着我说道:姐夫,怎么还迷糊呀!姐姐给你生了!我忙问道:是个男孩还是闺女!小姨子说道:你自己进去看不就知道了!我进入病房看见老婆时大吃一惊:像!太像了!简直和董小宛一模一样!我还在迟疑之中,老婆说道:啥呀!看啥呢!都老夫老妻还没有看够呢?我忙回过神来,没有把我吓个半死,一跤摔在地上,因为她怀中的孩子也是我的女儿竟然与那董鄂妃长的是一模一样……我的心在哪徘徊:难道一切都是真的吗?

美女

美女图片大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