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数码

划木盆的人

2019-10-21 18:17:24|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秦风是一个钓鱼爱好者。每当有时间,他就会找一些大的水塘,或者小河钓鱼。因为平时的工作比较忙,更多的时候是在晚上出来夜钓。

这一天周末,秦风因为谈成了一笔大生意,他很开心,再加上明天不用上班,他决定好好的放松一下。

他听说有人在附近的一条小河里面钓到一条非常大的鱼,这让他心里直痒痒。他也很想钓到这么一条大鱼。

晚上,他带了钓鱼的工具,还有椅子茶水干粮,就来到小河边。他穿了很厚的衣服,夜晚的小河边,肯定还是很冷的,要在这里呆上一夜,是一个很苦的差事。为害怕晚上的是犯困,他还带了帐篷和睡袋。

一切准备就绪,他将鱼饵抛入水中,用一个小手电盯着谁上的浮漂。钓鱼是一个很枯燥的运动,你不知道鱼儿什么上钩,什么时候会来吃你抛入的鱼饵。你需要耐心的等待,等到鱼上钩。

清风坐在小椅子上,小椅子是折叠椅,坐着并不是很舒服。他觉得有点冷,就裹紧了自己身上的衣服。他低估了一句:“今天怎么这么冷?”

过了很长时间,还是没有鱼儿上钩,他拉出鱼钩,看见鱼饵还在上面。难道这条河里面的小鱼们都睡觉了?怎么就是没有一条鱼上钩呢?自己该不会要在这里白呆上一个晚上吧。他做好了在这里呆一整晚的准备。他又从新把鱼饵扔进水里。

秦风缩成一团,眯着眼睛,看着水面。这个时候,他似乎听见了一些水声。他仔细一听,有水滑动的声音。这里还有其他人么?秦风仔细一看,前面似乎有一个模糊的人影,因为是晚上看不太清楚。

应该是晚上来钓鱼的吧,有些人会坐上充气船,划到水中间去钓鱼,这样的装备就比较专业了,成功性也高很多,小河中央,更有机会钓到大鱼。

秦风仔细的看着那团模糊的黑影,在这荒郊野外,有个模糊的东西正在向自己靠近, 秦风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担忧。谁知道在这里的是什么人,还是谨慎一些比较好。

那个身影越来越近,秦风总算是看清楚了,是一个穿着羽绒服的男人。男人划着的并不是什么充气船,而只是一个大木盆。这都什么年代了,现在的人都是用充气床,方便携带,这个大木盆又笨重又不太好用。这个男人的家庭条件应该很一般吧,要不然,不会使用这种被人淘汰的木盆。

男人使劲的划着木盆,但是怎么也没有办法靠过来,木盆在水里慢慢的打着转,就是过不来,男人急得满头大汗,拼命的划着,但是怎么也划不过来。大人焦急的叫到:“朋友,能不能帮个忙,我吧鱼竿给你,你拉我过来可以吗?”

听声音,男人是一个有礼貌的人,他的声音低沉很有磁性。秦风稍微松了一口气,对方应该不是坏人。他叫到:“扔过来吧,我拉你过来。”

眼看着鱼竿伸了过来,他伸手抓住了。他一用力,怎么回事,怎么会这么重?这感觉就好像在木盆下面,有什么东西抓住了木盆一样。秦风大声的问:“你的木盆是不是被水里的水草给缠住了?”

男人焦急地说:“我也不知道到啊,不知道怎么回事,忽然就划不动了,你帮帮忙,用点力成吗?”

秦风说:“好的,你别着急,我这就拉你过来。”

男人感激的说:“真是谢谢你了。要不是你,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秦风使劲的拽着鱼竿往回拉,一般河里面都会有一些水草,但是能缠住这么大的木盆。

经过很长时间,秦风才将这个木盆拉到岸上。男人感激的说:“真是谢谢你了,要不是你,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秦风说:“没什么,荒郊野外的,都应该互相帮助,你也是来钓鱼的吗?”

男人点点头:“是的,激励条件不是很好,我每天都要出来钓鱼,钓的鱼可以给家人改善一下生活条件。钓到一些大的鱼,还可以卖掉补贴一下家用。”

秦风点点头:“这里的鱼多吗,今天的收成怎么样?”

男人摇摇头:“今天一条都没有钓到,而且差点被水草缠住,今天真是倒霉。”

秦风说:“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最近河里的鱼越来越少了,可能是钓鱼的人多了,鱼都被抓光了。”

男人叹了一口气说:“我在这里钓鱼很长时间了,以前这条河里有很多鱼。那时候的鱼,又大又肥美,做出来的鱼汤非常鲜美。可惜现在再也吃不到这么好吃的鱼了。”

秦风说:“那你的年纪有点大了,那应该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你说的情况,我只听我爸爸说过,你那个时候你的年纪应该还比较小的吧。”

男人认真的说:“不是,我亲身经历过的,那时候,一切都很美好,可惜现在,哎,什么都变了,你说人活着,到底有什么意思呢?”

秦风觉得有些不对劲,他奇怪的说:“你看上去,也就三十几岁的样子,不可能会经历那时候的事情,这条河很早以前就变成这个样子了,因为改革开放,这里开了不少的厂,污染了这里的水和环境,就变成了这样。”

男人说,“那个时候,真让人怀念,那个时候我每天都要背诵毛浙东语录,每天都激情满满的。”

秦风忽然愣住了,这个男人说的,不就是自己的父母那时候经历过的事情吗?他转头看向这个男人,他穿着很老旧的衣服,感觉和自己不在一个时代。

秦风还没有仔细看这个男人,这一看,秦风差点被吓死。只看见男人的脸一半已经没有了,因为带着帽子,自己刚才竟然没有发现,另一半的脸就是一个大窟窿,里面黑漆漆的,什么都没有。

他唯一的另一半脸,已经是残破不堪,像是被什么啃食过了一半,看上去非常的吓人。秦风已经是魂飞魄散了,他赶紧捂住自己的嘴,不让自己发生声音来。

男人嘿嘿的说:“很长时间没有人和我聊天了,你没有听过关于这条河的传说吗?还敢一个人在晚上来这里。”

秦风浑身开始颤抖,他以前的胆子并不小,那是因为根本就没有看见过真正的鬼魂。但是,现在有一个真正鬼魂在自己的面前,怎么能叫人不害怕呢。

男人说:“放心吧,我只是太闷了,想跟人说说话,以前有人看见我就跑,没有人像你这么好心把我拉过来。我的阴寿也快要尽了,就能去投胎了。”

秦风松了一口气,只要这是鬼不杀自己就好了。他完全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和一一只鬼在一起聊天。

秦风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等他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男人不见了,只剩下一破烂的木盆,也许,男人已经去投胎了。

超人气吐血推荐,人气指数:★★★★★★★

《扑倒叫兽:来自坟墓的你》

《老子是癞蛤蟆》

美女图片大全

性感美女图片

友情链接:
{/cms:link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