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食品

血祭

2019-10-21 18:00:02|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村里又死人了,老村长坐在一棵柳树下,背靠着柳树,目视着从他面前经过的一场送丧队伍。

突然,老村长看到队伍里出现一个穿红衣服的女子对他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来,这让老村长猛的直起身子,定睛一看,那女子竟然消失了,就像从未出现过一样。

老村长揉揉有些浑浊的双眼,兴许是最近连续死了两个人,心里蒙上阴影,才会产生幻觉。

目送送丧队伍远去,老村长叹了一口气,最近他总是心神不宁的,一种很不好的预感在他心里油然而生,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将要发生一样,思绪乱七八糟的想了很多,老村长不免有些担忧起来。

远远的,有一个人朝老村长走来,他来到老村长旁边一声不吭的坐下来,整个人看起来显得有些不安,不知心里想着什么。

“她回来,她回来找我们报仇了,下一个死的肯定会是我,我很害怕。”

那人说着紧紧抱住头,情绪很不稳定。

“老木,肯定是你想太多了吧,她都死了那么久,怎么可能会回来呢。”

话虽如此,老村长脑海里浮过刚才看到那个穿红衣服女人的画面,他心里一阵阴冷,难道她真的回来向他们索命了?

“通叔和保大就是死在她手里的,通叔死前的那个晚上他来找过我,他说看到那女子出现了,并且一直跟着他,女子说要一个一个杀掉害死她的人。”

老木说着,他把头抱得更紧了。

顿了顿,老木接着说:“当时我并不在意,我以为保大的死只是一个意外,可接着通叔也死了,更可怕的是我居然看到那个女子,他总是跟在我身后,或是出现在我梦中,我才知道通叔说的话是真的,她要杀死们,她要杀死们啊……”

老木说道这,他抬起头来看着老村长,双目装满恐惧,心里的惧怕让他全身微微颤抖。

“现在就只剩我们两个了,我不想死啊老村长。”

老木因为过度害怕而抽泣起来。

“唉,你胡扯什么,胡思乱想管嘛用,赶紧回去好好休息,一觉醒来啥事也没有了。”

在老村长的劝说下,老木魂不守舍的离开了,边走边重复着“她回来了她回来了……”

老村长叹一声,他从柳树下起身回到家里,那一夜,老村长睡得很不好,他总是听到一个女子低低的哭泣声,等他仔细一听,却又什么也听不到,这样持续了大半夜,天快亮的时候,老村长才昏昏睡过去。

可是就在老村长刚睡着一会的时候,一个声音把他吵醒过来。

“不好了不好了,老木死了,村长你快去看看。”

听到老木死掉的这一消息,老村长猛的从床上起来,由于晚上睡不好的原因,他这样突然起来出现一个晕眩的迹象,这个消息着实把他吓了一跳,老村长微微定定神,然后随那人而去。

“老木啊,你昨晚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去了呢,造孽啊造孽。”

刚进门,就看到老木的老婆以及他的子女围着尸体痛哭流涕。

老木死在床上,和保大和通叔一样,他的死相十分恐怖,一双眼瞪得大大的往上翻,半张着嘴,一副惊吓过度的模样。

“节哀顺变,料理后事吧。”

老村长沉沉的说,他的心沉甸甸的,就像是有什么堵在心里。

就在老村长刚要离开老木家时,“咯咯……”他听到一个女子的笑声传进耳朵里。

他回头看了一眼,一家子人哭得悲痛欲绝,哪有什么笑声,老村长摇摇头,从老木家走了出去。

心事重重的老村长只顾低头沉思,一个迎面走来的女子撞在他身上。

这一撞扰乱了老村长的思维,他刚想骂是谁走路不长眼睛,可就在他抬头看到女子的一瞬间,老村长惊呆了。

是她,她又出现了,一身血红的衣服,一张苍白的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

“就剩你了……”

女子冷冷的目光盯着老村长,她的声音和目光一样冷。

就在老村长眨眼的功夫,那女子再次消失不见了,一条路上除了他再无他人。

如此诡异的事情让老村长受到很大惊吓,他跌跌撞撞跑回家里,一头栽倒在床上,刚才的经历让他无法平静自己的内心。

老村长的思绪回到了半年前。

半年前遇上了一场旱灾,天空连续五个月没下过一点雨,就别说农作物颗粒无收,乡民们就是想喝上一滴水都困难,为此,所有人都祈求老天下一场救命雨,岂料天不能如人所愿,雨非但没下,反而更加干旱。

老村长为这事操心不已,就在某一天,老村长和老木、通伯、保大四人在一颗枯萎的柳树下相遇,相互倾诉饱尝干旱之苦。

“这可怎么办,天若再不降雨,我们只有等死的份了。”

“我到听说过一个办法,用一个女子的血来祭天,天就会下雨。”

也不知四人当中谁提出来的,或许是对雨水迫切的渴望,他们四人真的那样做了。

她是村里一个爹娘早死的女子,就被老村长等人绑去祭天了,还记得那天非常炎热,女子身上捆绑着粗绳,嘴里堵着布团,他们把她放在一间庙里,四处插满香。

只需要用刀割断她的脖子,让鲜血洒出来就算完事。

当一把利刀插进女子脖子,鲜血汨汨而出,女子蹬着紧捆的一双脚挣扎了一阵,便没了呼吸,她死瞪着眼睛,似乎将四个杀害她的凶手记在死亡的大脑中。

用人血祭天之后不久,还真下了一场雨,那是一场很大的雨,就像是一个女子伤心欲绝哭泣的泪水。

可是后来就出事了,先是保大惊恐万状的死在家里,接着就是通叔,然后是老木。

“咯咯……”

一个冷冷的笑声传进老村长的耳里。

只听门“嘎”一声打开了,一个身穿红衣的女子出现在门口。

她来了,真的是她索命来了,老村长艰难的咽下一口口水,他知道他逃不掉,只能等待死亡降临。

作者寄语:不喜勿喷 多支持 多打赏 恐怖迷扣群320784218欢迎鬼迷加入

性感美女

友情链接:
{/cms:link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