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食品

北京通州末班车十

2019-10-21 18:11:09|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上一篇:《北京通州末班车(九)》

我去回屋里翻了一下我的包,纸巾没有了。就从下午刚买的手纸卷上,扯下一大截,叠了叠,递给小焦。等了好长一会儿,小焦稍微平静了些,他开始叙述他的经历。

原来,小焦是在石家庄上的大学。大三的时候,他交了一个女朋友,河北邯郸人,叫李金玲,她还是单亲家庭。他们是同校,同年级,只是专业不同。小焦学的是计算机,李金玲专业是会计。他们俩的感情一直很好,毕业后,一起到北京,做起了北漂。一年后,当他们打算回秦皇岛买房结婚的时候,李金玲查出胃癌,而且是晚期。小焦辞了职,送李金玲回邯郸的老家,然后他返回秦皇岛。一是告诉父母他要跟李金玲结婚,二是回家拿户口本结婚登记用。(大学毕业后,小焦把户口迁回了秦皇岛)

小焦的父母了解事情的原委后,死活不同意小焦的婚事。在他们眼里,小焦不是傻透了,就是中邪了。小焦妈还把三姨叫来,一起劝小焦。哪知小焦铁了心,跟他们犟上了,甚至他们都用死来威胁对方。小焦妈和三姨背着小焦给李金玲打了电话,除了问候几句表示同情之外,最主要的就是劝李金玲远离小焦。当然,爱子心切,她们有些话说的很难听,这让李金玲伤心不已。

之后,小焦再给李金玲打电话,就一直没有接通过。几天后,当心急火燎的小焦赶回邯郸,到了李金玲家才知道她一天前去世了。李金玲的妈伤心欲绝,本来她对小焦印象挺好,现在迁怒于小焦妈的行为,见到小焦的到来,她骂走了他。小焦在附件找了旅馆住了下来,第二天再去李金玲家,得知李金玲的妈受不了失去爱女,昨晚上吊自杀了。不到三天,就死了两个人,李金玲家有的亲属,情绪过于激动,还动手打了小焦。直到派出所民警出面,小焦才得以解脱。

小焦也怨恨他妈,所以没回家,直接回到北京,找个地方住下来。受了这样的打击,足足有2个月,他才逐渐从失去心爱的人阴影中走出来。然后他去找工作,应聘到现在我们这家网络科技公司,之后和我,小马一起合租的现在的住房。他和他妈的关系夜逐渐改善,他理解,不管怎样,妈总是为儿子好的。

小焦说的时候,眼泪就没停过。说到动情处,眼泪鼻涕一起淌,我听的眼圈都红了。我干脆把整卷的手纸拿过来,放到他面前。等他说完的时候,半卷纸都没有。明天要再买一卷纸,我提醒自己。

“知道吗,小焦。”表舅说:“两个鬼魂,一个极力至于你们家人死地,一个极力保护你们。但这种博弈,说不好谁占上风。一旦索命的占上风,你们的性命就难保了。

说着表舅回屋,从他的包里,又掏出一个包,打开这个包,我们看到一些圆的,长的尺子,棒子等东西。 表舅详细地给我们介绍这些宝贝。有罗盘,立极尺,鲁班尺,丁兰尺,寻龙尺,寻龙棒,八卦镜,风铃,桃木剑等一大堆东西, 还有一叠黄纸,带字的,带画的,表舅说那是‘符’。

我看的都眼晕,很都奇怪,表舅什么时候弄到这些东西的?以前他从没给我看过呀。表舅看了我一样,那意思是,‘学着点吧,小子,你还嫩呢。’表舅说下午的时候,他已经用工具仔细测了屋子,一会儿,吃完饭,他再测一遍,因为白天和黑天的测量效果往往有很大的差别。

因为,晚上我们还有好多正事要办,所以我们都喝的很少,酒剩了有小半瓶。吃完,收拾完桌子以后,小焦给表舅沏了杯茶,让他先喝点水,稍后再正式‘做法’。

表舅拿着不同的工具在各屋来回走了几趟,口中念念有词,小焦端着表舅的茶杯在他后面跟着。他对表舅的态度不仅是恭敬有加,甚至到了卑躬屈膝,低三下四的地步,我在一旁坐着,真的有点看不下去了。切,这两个人,表演能力都挺强的。

一会儿,表舅自言自语道:“怎么会? 白天怎么没发现呢?”突然他来到一个屋的门口,大声说:“睡在这个屋里的人,今晚就有大难临头。”话音刚落,小焦哎呦一声。再看他的脸,惨白得已经没有一丝血色。原来他吓得把端着的热茶撒了,烫着手了。表舅说的那间屋子正是小焦住的。

“大师,怎么解啊?”小焦紧张地问。

“人有运,地也有运,相宅主要看地运,分清元运;山水依旧,元运有别;风云变化之道暗藏其中。我现在用的是洛书九宫飞星,它所体现的是时间的因素,其核心价值正在于此,这个时间因素的体现就是‘三元九运’。表舅开始卖弄他仅有的一点风水知识,故意说的让人似懂非懂,只有这样方能显出他大师般的高深功力。

作者寄语:欢迎大家给评 提前谢谢鼓励的评 虚心接受批评的意见 想骂人的请绕行

美女图片大全

美女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