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玩具

鬼话闲聊之近水含烟机缘

2019-10-21 19:11:55|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莫含烟睡着后,天迦黎身躯一晃,恢复了人身。彼时功力尚未恢复,还是个五六岁的小娃娃。

墨发如瀑,一袭云纹白袍猎猎飞舞,眉目如画间恰是观音坐下的童子。

虽是童身,但一举一动颇显为我独尊的男儿风范。

天迦黎拢起云袖,望着睡梦中的莫含烟,一双狭长凤眼微眯,剪水双瞳里顿时浮起一丝笑意。

他活这么久,还没有人敢这么抱他,就是他那亲生父亲的神祖也不曾如此,今日到被这人类女娃将油揩光,到底有些生怒,素指一点,似要小惩莫含烟的辱没上神之罪。

哪知莫含烟忽然呓语道:“不要!”继而面露痛苦,仿若正在经历什么生死挣扎。

天迦黎顿了顿,凤眸一眯,伸手探起她的梦境,见莫含烟正被一群官兵追杀,正处于生死边缘,身躯一晃,飞入梦中出手救了她。

梦里的莫含烟见自己被个小娃娃救了,顿时眉开眼笑,攥住天迦黎的一只胖嫩小手道:“你是人参娃吗?”

天迦黎嘴角暗抽,手一扬直接将她震出梦境。

莫含烟醒时,只觉全身酸痛厉害,对梦里的情景犹记忆清晰。她真怀疑那究竟是不是梦,怎么感觉像是刚经历一场死里逃生般。

额上尚且有汗,就连梦里被官兵割破的衣带,此时也是残破不堪。

莫含烟一脸纳闷,若那不是梦,那个小娃娃又是谁?

一阵“咕咕”作响,适才想起她有许久没吃过东西,倏然间站起,倒把怀中睡得正酣的天迦黎甩在地上。

天迦黎猛然间睁开眼,一双狐眼碧绿森森地瞪着莫含烟,一股杀气逸出。

被一只小狐狸这样瞧着,莫含烟心生骇意,赶紧朝它示好道:“对不起,刚起身太急,忘了你!饿了吧,我出去找点吃的,乖乖在这等我喔!”

莫含烟说时跑了出去。

天已蒙蒙亮,山上起了薄雾,如梦似幻的景致越发这让山谷显得神秘。

莫含烟不敢跑远,她记得那小溪里有鱼,就挽起裤管下水摸鱼。

早晨的水有些凉意,初下水时,忍不住打起寒颤,她不敢乱动,待身体适应了水温才在溪水里来回走动。

那溪水并不深,只到她小腿骨,可来回摸了几次都没捞着半条鱼。正打算放弃时,突然见一只白鸟扑扇着羽翅一头扎进不远处的水潭里,片刻后,那鸟又钻出来,嘴里已叨着条鱼。

莫含烟跑过去,瞧瞧水潭,见水潭深不见底的,不敢贸然下去。正在发愁间,福至心灵。

趁着那白鸟叨鱼上岸那会,朝鸟扔去个石子,那鸟受了惊,顾不得到嘴的鱼,扑扇着翅膀飞走了。

莫含烟终于捡到一条现成的鱼,可惜这鱼实在太小,哪够她跟小狐狸两人吃。

莫含烟只能将鱼暂且收起,又在附近的山林里摘了些野果。回来时,小狐狸还在那,正睁着一双碧眼望着她,见她回来,似乎微微松了口气,又垂头睡去。

莫含烟一把将它拎起,将鱼扔给它。

“吃点东西在睡吧!”

天迦黎望着眼前腥臭满天的死鱼,一张狐脸难看到极点。

还真当他是狐狸了!即便是狐狸也是吃鸡,哪有吃鱼的狐狸!亵渎,活生生的亵渎!

再说他已避谷多年,哪里还需要东西裹腹。

这么恶心的鱼,他看着就作恶,狐狸爪一挥,将鱼甩出老远。

天迦黎满脸嫌弃,再看莫含烟,正坐在一旁,手里正拿着个野果。

那野果呈紫褐色,是传说中的毒圣“朱果”,眸光一窒,一掌将“朱果”震飞。

仅一会功夫,朱果已消失,反倒是“朱果”出现的地方,均呈一片紫黑,所碰到的树木花草均无一幸免。

莫含烟瞧瞧自己的手,吓得大惊失色。好在她没咬下去,若一口下去,定一命呜呼。

莫含烟这才明白,小狐狸是在救她,心间一暖,朝发萌的小家伙又啵上一口。

天迦黎终于恼怒,身躯一晃,一道白光飞现,莫含烟被震出几丈。

本座不发威,真当是宠物了!放肆!

莫含烟没想到一只小狐狸生起气来,威力居然这么大!摸着酸痛不已的脑门,已料到这只小狐狸不一般,定是有了灵性。

拾落好自己,再去寻小狐狸,却已无了踪影。

几束白光相继飞来,落地后,化成青一色装束的四名年轻男子。

那四名男子围绕在尚是狐狸身的天迦黎身旁,伏首齐声道:“弟子护法来迟,还望师父惩罚!”

天迦黎幽幽翕开眼,道:“这万年劫来得突然,就是为师也未曾料到,也不全怪你们!但你四人身为神宗门的护法,没能把守好禁地,让外人入内,小戒也不可免!回去各领五十神鞭!”

“弟子领命!”那四人垂首同声道,继而又化成四道光柱离去。

那四人领了命,心里却生有疑虑。最前面的清瘦男子开口起。

“大师兄,你说那人类娃子是怎么跑进来的?我们四个已在万莲山附近设了结界!就是魔教的人也不能轻易入界!”

被称为大师兄的年长男子,捻了拎三寸长的胡须,启口说:“那女娃看似并非一般人类,派人去盯着,免得再生事端,惹师父生气!”

“大师兄说得是!”三人颔首应道。

莫含烟在山林里转了许久,终于看见一幢石屋。这让她喜出望外。

石屋里摆着石床、石桌……家舍简朴,却一应俱全。

床上搁着洁白的被褥,桌上摆着热气腾腾的米饭和三蝶小菜。

莫含烟瞧着那盛好的米饭垂涎欲滴。但她是官家千金,良好的家教让她对这嗟来之食有自我恪守。

可是等了又等,没看到有人进来,她终是拗不过肚子,大口吃起,可又不想白吃白喝人家的,于是取下随身戴的玉佩放在桌上。

待吃饱喝足,倦意再次袭来,身躯不受控制地往那云床上倒。

明明是荒郊野外,被褥软得像云朵,比她在家还要舒适,身躯一得到放松,很快就见了周公。

天迦黎瞥了她一眼,眸光又落在桌上的玉佩上,素指一点,那玉佩立即到他手中。他也不知怀得什么心思,居然将玉佩收了起来。

作者寄语:未完待续,晚上或许还有!似乎没想象中的那么好,各位加油喔!

美女图片

友情链接:
{/cms:link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