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五金

骨水

2019-10-21 20:23:07|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春风和煦,微透帘拢。莫雨送来的牛奶印着阳光散开层层光晕。我微微一笑将它一饮而尽。

莫雨坐在我的对面,专注的看着我喝牛奶,好像奶水随时会化成幽灵跑了似的。这个家伙真是越来越怪了自从我答应给他做女朋友后他就每天给我送一杯牛奶说实在的这味道真不怎么好,喝起来是牛奶可入胃后就有一种轻微的灼烧感,说不清道不明,就一个字怪。

“这是什么牛奶,怎么怎么怪。”我皱了一下眉头又问起了这个问了无数遍的问题。

‘不是跟你说过了吗,这是我老家的特产。强身健体。’莫雨的眼睛躲闪起来,这表明他撒谎了。

我有一丝失望的低下头,他还是不愿意对我说真话。几分落魄的望向窗外。忽然我的手被他抓住了,回过头,对望了好半晌。他终于说“懿曦和我永远在一起好吗?”

这句话来得莫名其妙,但我还是点了点头。

晚自习以后,我和莫雨连同几个死党,又开始斗智勇,起长城,杀三国。小屋里一时热闹非凡吵闹无比,这不老三又开始耍起了癞。分明他的角色已经挂了他却非要说是刚刚莫雨悔棋不算。几个人吵的面红耳赤不可开交。正当高老三要抢莫雨的牌时奇怪的事发生了,高老三像是定格了一样直勾勾的望向我身后,我被他盯得心里发毛忙问他是怎么回事。他看了看我说‘我们这是几个人’我心说你他妈耍赖又耍出新花招了。忙不来烦的告诉他加上晓薇阿敏一共是五个。得到肯定回答后他指向我的身后说“那么中见那个是谁的影子?”我诧异的回头一看,顿时就感到浑身像通了电一样,是的,后面有一个黑影他是那么怪异的插在我们中间。就像是一幅画中突兀的一笔,古怪而不自然。

我吓懵了,像兔子一样窜进莫雨怀里瑟瑟发抖,看着我们高老三的眉头轻皱了一下。动作虽细微但我看见了。

我们跑出去住进了宾馆。

坐在自己的房间里望向楼下,点点星火,是两个男人在抽着沉闷的烟。他们说话很轻,像是在刻意隐瞒什么,我听不清楚。

夜空惆怅有多少故事不被人接受却偏要固执的生长发芽直至将自己淹没。

楼下

“你们在一起了,”高老三最先开口。

“是”莫雨说。

闻听此言高老三忽然跳起来愤怒的人掉烟头指着莫雨的鼻子吼到“我们是什么你最清楚你用这种方式早晚会害死她的。”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莫雨看着他的背影,笑了一下,他知道高老三要干什么,想干就干吧。他莫雨不怕。

清晨

清晨一整急促的电话铃讲将我吵醒,我拿起电话有几分生气的叫到“大清早的谁来打搅老娘的好梦”电话那头是一个人沉重的呼吸,良久他经过处理的声音响起“想知道昨晚究竟是怎么回事吗?到宾馆后面来我让你看一样东西。”说完他就挂了,我呆了一下,便要去找莫雨但想想还是算了,他应该还没醒吧。反正不就是去看个东西吗大白天有什么好怕的。于是我只身一人走上通往后院的路。

来到后院,只见薄雾笼照中一块用黑布覆盖的东西极不协调的处在齐腰深的野草中。我的心跳的厉害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我慢慢的靠近它双手颤抖的拉起黑布的一角,然后扯了下来。

黑布后面的东西我已经不能用恐怖来形容了,那是一种被抽离了灵魂的惊悚。一具女尸在那下面或者更确切的说是一张被树枝撑起来的女人的皮。它固执的立着,就好像我是她生前的仇人。我觉得胃里一阵翻滚,哇一声我不顾形象的在旁边的草顿里大吐特吐。

吐完爬起来,我发现女皮上挂着一个东西,那是一个优盘。

我把优盘带回寝室,插到电脑上视频开始播放。

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视频的主角竟然是莫雨,只见他一边悠闲的拨着人皮,一边对镜头叽里咕噜的说着什么。再然后他把皮里血肉模糊的瓤吃了。鲜红的嘴唇耀武扬威的渲染着食物的美味。天哪!他把一个人给吃了!

我晕了过去。

在醒来的时候,我看见自己躺在一张完全陌生的床上,身边的莫雨平静的用勺子搅着杯中我常喝的那种液体。(未完请稍等)

作者寄语:多打赏多点赞,小女子这相有礼了

美女图片大全

友情链接:
{/cms:link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