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装潢

九龙杯

2019-10-21 20:03:07|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楔子】

“今晚,他会来!”

“你说谁?”

“嘘……你听,他来了……”从牙缝中透出一阵寒冷的嘘声过后,门外一阵细碎的脚步声,如同微风轻扫落叶一般。

“快去开门!”

门分左右。

“啊!”

惨叫

眼前一片殷红……

【壹】

阳春三月,天气渐渐的暖了。自从上元节和丫鬟婷雯赏灯时冲撞了洋人之后,父亲便不再让我走出这后院半步。依照父亲的话说,现在外面兵荒马乱,战事一触即发,如今朝廷懦弱的要命,纵容洋人在这城里为非作歹而不闻不问,像我们这种女儿家的,还是躲在府里不要出去的好。

母亲早早的去世让父亲成了我唯一的依靠,我格外听从父亲的话,但自从父亲坐上了直隶总督的位置,每天忙得不可开交。府里没有了父亲,仿佛失去了一种威慑,每当我看到府里的下人们从我身后走过,我都能感觉的到他们正用那种阴冷的眼神审视着我,这种感觉越发的强烈,令我的心里十分不安,我觉得府里处处潜藏着危机。

这种情况我同父亲提过很多次,父亲说这一切都是我胡思乱想出来的,也难怪,父亲是一员武将,心思粗犷,后来他说要找一位郎中为我看看,是不是上次的事情受到了惊吓,当即就被我拒绝了。

父亲的不闻不问一直持续到府里出了变故。

那天早晨,婷雯去院子里的水井打水,竟然发现井水如鲜血般殷红,她急忙向父亲禀报,一个身材瘦小的家丁倒挂着下入井里,竟然捞出了一具无头的死尸!

府里顿时乱做一团,外面的嘈杂声引我出门查看,那是我一生都无法忘记的景象,那尸体死状极其惨烈,头颅像是被生生扯断一般,脖颈处参差不齐的伤口已经被井水泡的泛白,婷雯和另外几个丫鬟只看了一眼,便将早饭兜肚连肠地全部吐出。

那血腥的场面令我阵阵作呕,却怎么也没吐出来。忽然,我发现在人群外围的墙角处,他正默默地站在那里,眼神十分怪异,细看去,竟有一汪泪水噙在眼窝里。

他似乎察觉到了我正在看他,急忙用衣袖抹了一把泪水,便同其他下人一道将尸体抬去柴房了。

那尸体平躺在担架上,用一块白布盖着,他和另外几个下人抬着走出院门,忽然那尸体微微一晃,竟从一侧掉出了一样东西。

待所有人退去之后,我走过去拾起了那样东西,轻抚去上面的泥土,我不由

一惊,怎么是它?

我急忙跟着前面的人走出了院门,刚要叫住他,把守在门外的刘妈拉住了我。

“小姐,老爷吩咐过,您不能出去。”

我看了刘妈一眼,她低着头,长长的头发盖住了脸,我却能感觉到,那茂密的头发后面,那双眼睛正像尖刀一样,直直地看着我,我不由得一阵发冷,我转身让婷雯关上了院门,走进了院子里。

【贰】

他叫荒夫,全名名望荒夫,是东洋人。

十年前,父亲还在做镇海将军,在检查一批从东洋来的商船时,荒夫就躲在其中一个装布匹的木箱之中,当时商船上所有的东洋人都说从未见过这个孩子,并且拒绝带他回国,彼时荒夫只有十岁,无奈,父亲便将荒夫带回来府里。

荒夫与一般东洋人并不相同,那时身材就十分魁梧高大,而且很聪明,来府上不过一年,便可以说出一口流利的中国话,和一个汉人已经没有什么两样了,父亲看荒夫是个练武的材料,便教他习武,还将他收为义子,随父亲姓“聂”,从这起,我们便以兄妹相称。

开始时,我与荒夫的关系与普通兄妹无异,可渐渐的,我发现我对这位高大英俊的少年产生了别样的情愫,这一点我与荒夫心照不宣。但也许是身世的原因,荒夫很少主动找我,我又很难放下大家闺秀的颜面去找他,只有在夜里,大家都睡下之后,他才能偷偷潜入后院与我私会,可半月之前的一次约会,被父亲撞破之后,父亲便不再许我和他见面,他去跟父亲求情,反而遭到了一顿毒打。自此我们之间也只有靠婷雯传递书信,婷雯便成了我与荒夫的红娘。

在后院发现无头尸体的那天,便是我被囚禁在后院之后第一次也是最后见到荒夫,时至今日,我都没能踏出这后院半步,听婷雯说,荒夫也不再是父亲的副将,被调去把守城门了。

两天前的晌午,婷雯忽然给我一封书信,说是荒夫给我的。因为怕被父亲发现,荒夫也教过我东洋文字,所以之前我与荒夫的书信都是用东洋文字写的, 与以往不同,这书信竟完全是用汉字写的,这让我尤为疑惑,不过不出我所料,荒夫在信中告诉我,决定在七日之后带我离开京城,并且,在信中竟又提起了关于“血玉九龙杯”的事情,他说只要我能拿到血玉九龙杯,以后的生活便是荣华富贵。

关于血玉九龙杯,我也只是听说过关于它的传说,从未见过实物,传说它是杨贵妃用过的盛酒的杯子,是用一整块洁白无瑕的碧玉雕刻而成,据说在唐明皇在马嵬破处死杨贵妃时,唐明皇赐给杨贵妃一杯酒,杨贵妃饮完,竟从嘴角流出血来,那几滴鲜血滴在这九龙杯上,竟然慢慢的渗了进去!原本洁白的玉杯变得一片殷红,而后,杨贵妃便自缢而亡。

有人说这玉杯是亡国之物,会发出幽幽的红光,有的人会从中看到杨贵妃跳起霓裳羽衣舞,也有的人会看到尸横遍野的恐怖景象,最后会莫名的发狂,而疯狂的杀人,直到筋疲力竭而死,所以,千百年来这玉杯的出现便是凶兆,是不祥之物。

这些关于九龙杯的传闻都是道听途说来的,至于是不是真有其物没人说的清楚,而荒夫却始终认为这血玉九龙杯就在府上,荒夫曾几次让我去问父亲,父亲都像对洪水猛兽一般地将我呵退。

看完信后我假做镇定,内心却早已乱做一团,我将信折了两折,连同信封一并烧掉了。

【叁】

接到书信后的几天里,我每天都寝食难安,即期待着几日之后与心上人一同逃离京城,心里又升起了一股莫名的担忧。于是几日以来,那个恐怖的梦便在我的内心里生根发芽,每晚我都会梦到,父亲在书房里把玩着那只血玉九龙杯,耀眼的红光笼罩着整个聂府的上空,我只能影影绰绰地看到父亲手里握着一缕血光,却看不清那杯究竟是什么模样,接着,梦境一转,父亲如发疯一般抽出腰刀,砍杀府里的每一个人!霎时间府里乱成一片,父亲那可怕的吼声格外清晰,吓地我缩成一团,瑟瑟发抖,于是梦便被吓醒了。

入夜,我让婷雯先回房睡下了。昏暗之中,屋子里的陈设变得影影绰绰,窗外的寒风呼呼的刮着,偶尔会有什么东西撞在窗上,发出“啪啪”的响声,整个府里笼罩在一片恐怖的气息之中。

我不想睡我怕只要一闭上眼,那可怕的梦再次袭来,我静静的坐在灯下。

“啪啪……啪啪啪……”

忽然,一阵敲门声若有若无的响起个,未等传远,便被寒风吹散了。

这是我与荒夫定下的暗号,一定是他来了!我开始有些欣喜,蓦地竟又有了一丝恐惧。我悄悄地起身向门口走去。

门外,漆黑一片,我隐隐约约的看到墙角的井边站着一个人影,没错,是荒夫,他的身影化成灰我都认得。

“荒夫?是你吗?”我一边问,一边迈步走过去,我假装镇定,心里却早已乱作一团。

“别过来,我只有几句话,说完便走。”

他的语气很冷漠,我止住了脚步。

“元敏,三天之后的这个时候我来接你走,洋人的军队三天之后就会攻进城来,剩下的这两天你务必要找到血玉九龙杯,它就在你父亲的书房里,现在只有你能拿的到它,等你拿到它之后,你便用书信通知我。”

他说的很急促,又很轻,生怕被人发现,说完他便一个跟斗翻出墙外去了,我下意识地上前几步,又失落的停在了原地。

我转身想回房,忽然,我想到了什么,急忙走向院门。

我轻推开院门,左右打量了一下,刘妈应该已经睡下了,我悄悄地走出院门,悄悄地向前院走去。

父亲住在前院的堂屋,厢房本来是荒夫住的,可现在他被父亲安排去了军营。

我走到堂屋的门外,屋子里的灯还亮着,想必是父亲还没有睡。

我走上前去,伸手想敲门,忽听得屋里一阵桌椅的碰撞声,我急忙退到窗下,用手指轻轻戳破窗户纸,偷眼观瞧屋子里的状况。

屋子里一片昏暗,烛台上的蜡烛微弱的火焰在轻轻摇曳,父亲侧着对我,现在桌案前,墙边的书柜被搬到了一旁,一把花梨太师椅倒在地上,屋子里仿佛打斗过一般,杂乱不堪。

这时,我忽然发现!父亲面前的桌案上正放着一方锦盒,那锦盒无比奢华,上面镶满了宝石,重点是,那盒子里正射出一股幽幽的血光!父亲正现在那血光之中,诡异地笑着,表情极其狰狞!

难道那就是血玉九龙杯?

我不禁疑惑,正想着,脚下不慎踩断了一截树枝。

“谁!”我看到父亲慌乱地收起锦盒,紧张地问道。

我心里一紧,想逃已经来不及了。

“爹,是我,元敏。”

“进来。”

我走到门口,轻轻地推开了门。

【肆】

晌午时分,府门外一片嘈杂惊醒了还在熟睡的我,昨晚睡得很晚,此时头还在阵阵犯痛。我叫来了婷雯。

“外面出了什么事?为什么这么吵?”我问婷雯。

“是老爷,一个日本公使送给了老爷一辆洋人的汽车!”婷雯有些兴奋,大概是第一次见到这洋人的玩意。

我有些疑惑,为什么洋人会突然送这种东西过来。

整个下午,父亲设宴招待买个公使,府里很是热闹。

傍晚时分,父亲送走了那个日本公使,府里总算恢复了以往的平静,刘妈依旧的守在后院的门前。

入夜时分,又起风了,冷风抽打着窗棂,发出瘆人的“咚咚”声。

婷雯已经回房睡下了,我拿起了一件外衣披在肩上,合上房门向门口走去。

院子里黑漆漆一片,我不由的向水井那边望去,想起那天从井里打捞出的尸体,便不由的害怕起来。

“小姐,你去哪里?”一个声音忽然在我的身后响起,吓得我一个激灵。

我转身看去,门口一侧站着的一个人影,不是刘妈会是谁?

“我去堂屋看看我爹。”

“不必去了,老爷已经睡了,白天喝了不少的酒,你还是早点回房休息吧。”

她低着头说。我注意到,那辆亮闪闪的汽车正停在厢房的一侧,黑暗中也掩盖不住气派。

“你不用管,如果不放心,你可以跟着我。”我自顾地向堂屋走去。

突然,她猛地拉住我,将我拉倒了一棵树后,我挣扎着,她捂住我的嘴,小声说:“你看。”说着,她指了指厢房一侧的汽车,黑漆漆的夜里,那汽车泛着油亮的光,那汽车的后边竟然慢慢掀起,竟然从里面钻出来一个人来!

我和刘妈都看呆了!只见那人从车后面跳下来,四处张望一下,便轻手轻脚地朝堂屋走去。

我终于回过神来,我朝着前院大喊:“快来人!有刺客!”

那人听到我的喊声先是一惊,接着,便抬手将一枚暗器向我打来,我不知如何是好,突然,刘妈挡在了我身前,大喊一声:“小姐小心!”便倒在了地上。

那人一闪身,便飞出墙外,不见了。

这时,许多人拿着火把赶了过来,父亲也在他们中间。

借着光亮,看见刘妈的肩膀中了暗器,父亲竟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

父亲连夜请来郎中为刘妈治伤,当晚,婷雯和我睡在一起,整个府里紧张至极。

性感美女

美女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