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资讯

见鬼的眼睛

2019-10-21 18:46:05| 来源:| 编辑:| 点击:2次

我有着一双与常人不同的眼睛,左瞳孔是红色的,右瞳孔是黑色的。上帝赋予我的模样让身边的人都不停的远离。

我叫彦林,活在这与我格格不入的繁华城市里。

即便是晚上,我都要带着墨镜出门。因为我害怕被人看到我的眼睛,我害怕别人异样的眼光,就像在看着一只怪物一样。我不喜欢他们交头接耳的举动,就像在嘲笑我。

过度的敏感让我觉得生活非常的疲惫。

我的眼睛不只是与众不同那么简单,我能看到那些附身在别人身上的鬼。

就比如从我身边经过的这个女人,一头秀丽的长发,白色蕾丝长裙,手提红色当下最流行的包包,她的身上正附着一个散发怨气的小男孩。

我向前拉住了那个女人,女人不知所措的吓了一跳:“喂!你干嘛?”

女人身后的那个孩子正用他那双充满阴暗的眼睛看着我:“不好意思,小姐,你最近可否感觉脖子肩膀酸,。”

女人不自觉的点了点头:“你怎么知道?”

我的表情还是一样的严肃:“小姐,你的身上附着一只小鬼,你最好还是尽快处理掉。”

女人那怪异眼神出现了,皱着眉头:“什么鬼不鬼,神经病!”

女人擦肩走了,那背上小鬼回过头正一脸嘲笑的看着我:“愚蠢的人!”

我说的话没有人会相信,我双手插在口袋里继续行走在街道上,我的视线里都是鬼身上散发的黑气。

我住在单身公寓里,楼道的灯经常都是一闪一闪的,却也没有人来修理。我刚到公寓,发现楼梯口正做着一个老婆婆,刚想询问什么,那个老婆婆抬起头了。

白炽灯光下苍白的头发,五官几乎都扭曲在一块,那不停打转的眼珠子,松垮的皮肤,那脖子上有什么东西在爬动着,一身破旧的黑色衣服,散发的恶臭。

老婆婆动了,那双几乎皮包骨的手,在不停的抓挠着脖子,很用力,一下一下的“沙沙沙沙”的声音,皮已经掉了好几层。

那个楼梯口已经过不去了,能不能顺利的回家很是问题。

老婆婆突然的转头看向了我,我一惊:“小伙子,我脖子好痒,快帮帮我!”

我倒退了几步,老婆婆伸出了那双手,那指甲里参杂着的肉渣:“快帮我!”

我掉头就跑,我看不到自己的表情,但是我的额头正不停的冒着冷汗,。

那老婆婆已经串到我的身后拽住我的衣服,那还是不停打转的眼珠子:“小伙子,你跑什么,我只是让你帮我挠一挠,你跑什么啊!”(眼珠子突然停住了,瞪的老大了)

那冰冷的手拽住我的胳膊,往她脖子挪,那哀怨的声音让人毛孔悚然,她脖子上的东西又开始蠕动了。

不!太恶心了,我现在手无缚鸡之力,在心里拼命的呐喊,有没有人救救我!

不知道是因为这老婆婆在作怪还是我还怕的,已经浑身都使不上劲连挣扎的力气也没有了,周围连个人影也见不到,我绝望的闭上眼睛。

我听到了脚步声,“嗑哒嗑哒”,是高跟鞋与地面摩擦的声音。紧接着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手上冰冷的感觉消失了,我缓缓的睁开眼,那恐怖的老婆婆已经不见了。

转头一个女人站在我身后,金色头发梳着马尾辫,整齐的刘海,蓝色美的像海水一样的瞳孔,高挺的鼻梁,单薄涂着淡红色的嘴唇,白皙的肤色。身着白色T恤,黑色小脚裤,修饰她直长的腿。

我一愣,是个外国女人,精致的容貌,她一口流利的中文:“你还好?”

我点了点头:“我没事,谢谢!”

女人走进了一点,打量着我的脸上:“你是碰上什么东西了吧!大晚上的戴着墨镜,这一定有秘密。”

异常明锐的女人,她伸手直接摘掉了我的墨镜,让我防不胜防。

女人露出了惊讶的表情捂着嘴巴:“oh my god,你的眼睛真特别,我从来没有见过!”

我一时间说不出话,这是第一个没用那种眼神看我的人。

女人露出了笑容伸出手:“我叫make,很高兴认识你,中国的boy是不是都像你这么帅!”

我不禁有一种心动,伸手回握她的手:“我叫彦林。”

make看着我一本正经的:“刚刚你是被鬼缠上了吧!”

我微微的点头,她变的兴奋起来:“快告诉我是什么样的?是男的是女的,恐怖?”

我忍不住笑出来了,刚刚那恐惧感完全没有了,这个女人真是有意思。都说外国女人开放,原来这是真的。

我带着make去了这里最近的咖啡厅,然而我并没有看到那些附在别人身上的鬼。我的脑子里冒出了一个大问号。

make对着咖啡厅看了一个遍,转头眼里冒着星光:“怎么样,这里都有些什么?”

我摇了摇头:“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看不到。”

make看到我手臂上的手印,红里参杂着黑色:“彦林,你的手臂上这个是?”

我想起来那是那个老婆婆留下的,我急忙就跑进了卫生间,拼命的拿水冲,拼命的洗,手都已经蹭红了一大块。

我抬起头看着镜子那个老婆婆就站在身后,脖子已经血肉模糊了:“可算找到你了!”

我惊叫了起来,拿起洗手液的瓶子就砸了过去,冲出了厕所。

撞上了make,她看我一脸苍白:“你怎么了?去了卫生间那么久!”

我回过头,又是什么也没有了:“刚刚那个老婆婆又出现了。”

make拉着我坐到椅子上:“她现在不在了?

我颤抖的点这头,make起身来:“我去倒水给你。”

make一走,那老婆婆的声音又回荡在耳边,又向我伸手了,那指缝里的血已经变的乌黑:“快帮我!”

make端着水过来了,这一次我看着老婆婆消失了在眼前!就连周围的那些黑气也没有了。

我看着make她一脸的淡定:“你是什么人!”

make放下手里的杯子:“你终于察觉到了!”

我脑海里的疑惑开始一点一点有了答案,这个女人身上一定有什么特别能力!

超人气吐血推荐,人气指数:★★★★★★★

《重生变成橡胶人》

《老子是癞蛤蟆》

作者寄语:待续

性感美女

友情链接: